牛医卞三的女儿胭脂与书生鄂秋隼邂逅相逢,产生爱慕之情。热心人宿介、王春兰想从中成全。宿冒充鄂生,夜人胭脂之室取鞋而去。谁知宿不慎将鞋失落,为无赖毛大所得。毛大携鞋到卞家,为卞父驱赶,遂杀卞父,胭脂以为其父为鄂生所杀,告到官府。此案经历三个审判阶段,才找到了真正凶手。

牛医卞三的女儿胭脂与书生鄂秋隼邂逅相逢,产生爱慕之情。热心人宿介、王春兰想从中成全。宿冒充鄂生,夜人胭脂之室取鞋而去。谁知宿不慎将鞋失落,为无赖毛大所得。毛大携鞋到卞家,为卞父驱赶,遂杀卞父,胭脂以为其父为鄂生所杀,告到官府。此案经历三个审判阶段,才找到了真正的凶手。第一阶段是聊城知县张宏,凭原告指名和死者身旁拾到的绣鞋判处鄂秋隼死罪。第二阶段是东昌府知县吴南岱发现鄂秋隼是一介文弱书生,不像杀人凶手,详细审讯与此案有关的宿介之妻王春兰,才知绣花鞋为宿介入室所取,定了宿介死罪;第三阶段是省级教育官学台(相当于省教育督查官)施愚山,又经过反复调查研究,证明宿介偷取绣鞋是事实,但绣鞋则不慎遗失,而为毛大所得,最后以此找出真正的凶手毛大,了解此案。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