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六朝金黄的秦淮河,到晨风残月的西湖,从烟花三月的扬州,到夜泊枫桥的苏州,没有比这更感伤、更感人的剧了。比越剧。 很难想象近一百年前越剧在江南的诞生是一个怎样的奇迹。 或许是因为江南的水被太多的清澈柔美所滋润,江南的大地弥漫着烟雨烟风。 一个“小歌班”出来的时候,几乎是一半农民、一半艺术家,“绍兴文戏”里的越剧就像三月。 桃花泛滥的江南,黑檐白墙,黄莺啼鸣,河港纤道,家家都倚江。 水土养育着人,地方的戏剧凝聚着地方风情的灵魂和本质。 粗犷土质的黄土适合秦剧,茂密火红的高粱田孕育了《二二传》的性格,而江南的山暖水软无疑是越剧的江湖。 不仅如此,越剧的诞生在自古女子以美着称的江南地区,极大地拓展了观赏美、享受美的境界,形成了审美、鉴赏美的磁场。 。 也是一部诞生于江南的戏剧。 我总觉得昆曲的高贵过于精致高雅,只迎合儒家士绅名流的嬉戏与奔放; 邵剧的阳刚之气太浓烈、太奢侈,只能迎合英雄、侠客、侠士、侠客。 忠臣将军,慷慨激昂,宣扬; 而炭黄的任性则比较粗犷,更适合下里巴人的宣泄和玩耍。 唯有越剧是一条灌溉沃野的河流。 在吸收昆剧、邵剧、探欢、京剧、话剧、舞蹈等精髓的同时,还构建了一座让所有热爱江南戏剧的众生都可以欣赏的精彩岛屿。 祝您访问愉快。

有句话说,女人是水做的血肉,女人味之美对于女人来说是最重要的。 正如雍容华美的江南水体现了江南的本质一样,同样以委婉、柔和、深沉悲伤着称的越剧,其曲调和唱腔也生动地诠释了江南水的本质和特色。 旋律、唱腔如此,越剧的器乐无疑是江南水的自然之声和复制品。 江南丝竹,本是宁水的声音、颜色和精神。 在江南的众多戏剧中,越剧大概是最美丽的,有这样的声音和精神。 一般认为,江南地区的许多越剧戏台往往与水密不可分,或依偎在河边,或矗立在水中。 这种与水的陪伴,固然得益于江南水乡便捷的水路,但仔细想想,当委婉的歌声欢快活泼地隔水传向周围的村庄时,当飘飘的衣袖拍打着水面时迷人地波浪和重叠。 倒影出来,就连那双迷人的眼睛在水的映衬下也变得越来越明亮。 那种极致的柔软,水灵的灵气,又怎么能比得上沅水的舞台呢? 你能测量一下吗? 越剧有多少种类型目前尚不清楚。 如果说“私订后院终身,患难少年成状元”不是对很多越剧剧目故事主题和主线剧情的肤浅概括,那么即使是在这样肤浅的概括中,所表现出来的情感美学而越剧所表现的,尤其是女性情感的审美,其内涵和形式就如同江南水乡的美丽和丰沛一样绚丽多彩。 《红楼梦》中的林黛玉焚书坑花,充满了深深的哀伤和苍凉; 《白娘子传奇》中断桥示爱的白素贞,似乎是一种大胆的追求和浪漫; 而《梁山伯与梁山伯》中的祝英台,十八岁的祝英台激发出一种令人震惊的叛逆与勇敢……一场越剧大典,何尝不是江南女性情感的展示平台呢?甚至是有血有肉的中国女性? ,命运的示范平台,人生的示范平台。 人们总说柔情似水,而如水的越剧,却让似水的柔情化为冰,化为火,化为江南天地间的永恒芬芳。 女儿红让每一个尝过越剧的人从此变得深情起来。 ,梦亦缠绵,侠骨粗,肠软百倍。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