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剧目的衰落,或许既有自身原因,也有客观因素的影响。昆腔出自南戏,强调词曲唱法的继承与创新,具有独特的性质。唱念、字读语音、唱腔、词文体都有严格的规格范和定格,要求遵从于曲牌格律、句式平仄、词藻、韵书,以及字声的头腹尾。这使得昆腔的艺术成就得以具体规范,而同时演员可能会因为过于向规范化、传统化看 齐而失去了自我创新能力。这种固守规矩和坚持传统的态度,却也使得昆腔局限于整体的艺术表现上,而对于一些与时俱进的需求少有心思考虑。对于昆腔的表演,曲作家、曲唱家还有观众、听众,都需要具备相当专业的知识和高水平的文字功底。比如昆腔传奇《院纱记》的创作,就由文士梁伯龙既写作了剧本,又亲自定谱、教唱、排练,打下了创作传奇的基础,并为后世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借鉴。因此,昆剧和昆腔的发展是不可能由一小部分文人曲家、知曲爱曲的文人和阶级而独力完成的。事实上,明清时期,我国出现并形成了独立性强的“文士阶层”,成为昆腔、昆剧日益完善成熟的原因之一。而昆腔艺人们的表演离不开文士阶层的倡导和指点,而广大观众则以观赏昆腔为荣,把它推崇为高雅戏剧艺术和曲唱艺术。随着昆剧的高级化和完善化,它的文人和戏剧性质日益凸显,同时也凝聚了更多的人心。如果说昆腔艺术的生存之本就在于文士阶层的支持,那么一旦这个阶层发生变动,它就会面临着生存上的危机。类似的例子,在越剧艺术中也有所体现,只有坚持艺术创新和不断吸纳新的观众、艺术家加入,越剧才能够不断繁荣发展。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