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瑞安市越剧团:赓续南戏文脉

浙江省瑞安市越剧团:赓续南戏文脉

《白兔》剧照

地方戏曲是地域文化的综合载体,是地方风情和文化特色,是地方发展和文化建设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作为中国戏曲中的“南戏之乡”,浙江省温州市瑞安市有着悠久的戏曲传统和丰富的历史积淀,是名副其实的戏曲之乡。 丰富的戏曲文化资源为当代文化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基础条件。 当地政府坚持“两创”思路,于2012年成立“南戏传承中心”,全力推动南剧文化名片创建。

瑞安越剧团(简称“瑞越”)作为当地唯一的专业剧团(国家级),拥有丰富的南剧资源和《琵琶记》作者高则成家乡的金字招牌。 ”,并深感肩上责任重大。 强烈的使命感促使剧团始终思考一条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 2012年是这家始建于1955年的老剧团发展史上的重要转折点,机构改革后,成为瑞安市越剧团有限公司。面对新的生存环境和市场考验,整个集团陷入困境。 在瑞安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的指导下,该公司总经理、越剧团领队蔡莉亚并没有卡在原地。 她带领全剧团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和探索:在市场运作上,深入开拓农村市场,创办乡村。 村联络制度; 在演员的招募和培养上,由于改制后大量原演员被分流,现有演员实行一人多才,并与绍兴艺术学校合作培养青年演员。 在剧目排练方面,根据多年的市场经验,制定了“传承南剧精髓,排名老百姓爱看的剧目”的方针。 一系列的探索得到了主管部门的认可,并逐渐获得了市场的认可。

根植传统经典,创新再现剧团风格

剧目制作是剧团发展的生命线。 如何在延续传统的基础上,将新的审美思维和表现方式融入到剧目创新的叙事方式、情感表达、舞台呈现中,创作出具有当代戏剧品质、“格格不入”、深受观众喜爱的作品。观众。 ,是剧团必须回答的问题。 瑞安越剧团在探索之路上给出了自己的答案,那就是传承南剧精髓,创作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剧目。

改制后,为了适应市场,瑞粤排演的“老戏”全部是从其他越剧团移植来的。 他们不仅存在版权问题,而且也不符合专业剧团的要求。 2021年,由中国戏剧家协会、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温州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首届“南戏文化季”将在温州举办,这对瑞粤来说是一次难得的展示机会。力量。 经过深思熟虑,瑞岳决定把重点放在元代永嘉书法社一位才子所写的《白兔》上。 作为戏曲史上的“南四剧”之一,这是温州观众耳熟能详的故事。 如果这部经典剧目能够重新焕发新的生机和活力,就能将剧团推向一个新的高度。 浙江省文学艺术创作研究中心剧作家温润和绍兴小百花越剧团团长胡洁亭开始编排南剧剧目《白兔的故事》。 造型设计是南京越剧团的顾胜利,乐队指挥是浙江音乐学院教授阮明启。 剧团里除了年轻演员外,主创人员全部都是年轻人。 团队秉承“回归爷爷爱看的剧”的朴素口号,形式上秉承传统,思想上贴近当代,力求让老故事在焕发活力的同时展现出“本真”的亲切感。 “南戏文化季”上演瑞越版《白兔》时,观众座无虚席,演员谢幕后,观众仍不愿离去。 观众被于瑞岳的再次出发所感动,也感动于瑞岳排演了一部当前新写剧目中罕见的“老”戏。 有观众感叹:这是“老剧新翻拍”。 “城市剧场”观众的热烈反响超出预期,进一步激发了瑞粤作为“歌剧之乡”剧团的使命感。

经过测试,“看老剧如读新篇”的想法是成功的,观众的良好口碑也为下一部作品——新越剧《琵琶记》的推出奠定了基础。 ”。 第五届“中国越剧节”将于2022年在绍兴举办,亮相越剧节成为瑞越今年的首要目标。 在瑞安市委宣传部和瑞安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的大力支持下,瑞悦开始了《琵琶日记》的创作整理。 为此,瑞安市在召开《琵琶记》论证会的同时,召开了“南戏之乡”文化品牌建设研讨会,确定将瑞悦版《琵琶记》作为“南戏之乡”的文化片戏曲之乡”、“高则成之乡”。 金名片,走出瑞安,走向全国。

瑞安人民对高泽成有着深厚的感情。 早在2010年,瑞越就排练过新历史剧《高则成》。 老主题焕发新活力。 编剧温润对南戏和《琵琶行》有着深厚的感情。 这是她心里酝酿多年的课题,她在动笔之前也做了足够的功课。 她在延续传统情节设定和主题设定的基础上,以现代视角诠释了该剧的精神内涵。 作为传统教育剧的巅峰之作,高则成的艺术观是“不计格调,虽好亦枉然”,以阐释封建社会伦理道德为首要目的。 “理性”的模型。 蔡伯杰的“退试”“退官”“退婚”,赵五娘的“千里寻夫”“一夫二妻”的剧情设置不能改变,但颜值必须进行重构,使其符合现代观众的审美心理。 为此,作品从现代观众的角度出发,植入了女性主义观念,激发了赵五娘、牛小姐独立意识的觉醒,增加了蔡伯杰的反思精神,延伸了人物的精神世界和心理层面,丰富了人物的精神世界和心理层面。表现该剧的内涵。 倪东海,浙江知名导演,曾任浙江省小百花越剧团党支部书记。 其越剧剧目《康王诉状》、《明州女王》等曾多次获奖,具有丰富的越剧舞台经验。 作为该剧的导演,他准确把握了该剧的内涵,以娴熟的手法和精湛的构思激活了演员的表演创造力,赋予了这部传统悲剧新的艺术魅力。

利用地域非物质文化遗产,凸显戏剧独特特色

地方戏曲是一门具有生命力和传承性的艺术。 善于辞旧迎新,推陈出新。 它始终处于不断变化和更新的过程中,形成了具有独特艺术个性和广泛群众基础的艺术体系和文化景观。 戏曲现代化过程中新事物的融入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地方戏曲审美风格的雷同。 因此,从当地非遗文化中吸收适当的艺术养分,保持原有的地域风格是一个路线。 不可忽视的路径。 瑞安越剧团在创作中十分注重对瑞安当地古代高腔、瑞安大鼓歌词的借鉴和运用。 瑞安高腔历史悠久,被誉为南戏“活化石”。 高腔是一种戏曲声乐系统的总称。 在数百年的演变过程中,与各地民间音乐相结合,形成了南北不同的高腔音乐风格。 人声以自然声为主,音调高亢激昂,表现出古朴粗犷的艺术风格。 流传至瑞安地区,逐渐形成瑞安高墙。 如今,瑞安高腔已濒临灭绝,又无独立剧团支撑。 瑞岳在平时的创作和演唱中,刻意保留瑞安高腔的影子,既增添了艺术特色,又保证了古代高腔的活生生传承。

同样具有地域文化特色的瑞安鼓词,也是瑞岳在创作中刻意融入的艺术元素。 瑞安鼓词又名温州鼓词,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是流行于浙江省温州市及其邻近地区的一种民间艺术品种,俗称“唱词”。 用温州话表演,具有浓郁的地方色彩和独特的艺术风格。 当地的声音和情感是唤起当地观众情感认同的手段。 新历史剧《高则成》中,《琵琶记》的剧情采用鼓词叙事,自然嵌入剧情之中,凸显了该剧的艺术性。 特征。 此次瑞粤版《琵琶记》还采用了瑞安鼓歌词,在叙事上与“高则成”相结合,贯穿全剧,刻意凸显瑞安文化特色。

弘扬“南戏”文化任重而道远。 全体瑞悦人共同努力,不断拓展自己的生存空间。 他们在有序推进剧目制作的过程中,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积极参与瑞安文化建设。 ,为南戏文化的弘扬和发展做出了实际贡献。 正如蔡丽娅在采访中所说:“我们没有忘记弘扬南戏鼻祖高则成精神、传承中国南戏的重任。” 瑞粤建立了中国南戏文化传承研究活动基地。 瑞安最繁华的古街忠义街南戏博物馆周末为观众演出经典南戏剧目,走进中小学课堂给学生普及戏曲,举办戏曲公益班培养一批戏曲人才粉丝,以及一系列修心养性的社会美育活动,无不彰显了瑞悦的社会责任精神。 和文化使命感。 事实上,全国许多改制后的基层剧团都在积极探索发展道路。 瑞岳从困境中重新发展起来的活力和动力,其成功经验和总结的改革模式值得业界。 关注并推广。 (付桂生,清华大学艺术教育中心)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