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知识问答选择题_越剧知识_越剧知识大全/

编者按:越剧不知不觉已经走过了100年。 在这声色璀璨的星空里,有的巨星陨落了,有的依然闪耀。袁雪芬就是这样一颗依然耀眼的明星

陈,用光和热燃烧夜空。 100年对于一个人来说显然太长了; 对于一部戏剧来说,它还太年轻。 100岁越剧,85岁袁雪芬——袁雪芬已经老了,但她赖以生存的越剧还活着。 无论昨天、今天还是未来,袁雪芬精湛的技艺和高尚的道德永远是越剧辉煌的动人部分。

此刻,袁雪芬坐在观众席上,平静而轻松。 舞台上极其耀眼。 上海话剧“领头羊”白玉兰表演艺术奖评选正在进行中。 作为该奖项的评委会主任,她连续20年很高兴地看着一批又一批新人从鲜花和掌声中采摘幸福。 事业是无止境的,但生命是有限的。 没有什么比让你心爱的事业代代相传更重要、更令人满足的了。

她没想到观众的焦点会从舞台转移到她身上。 在主持人的再三邀请下,她站了起来,惊慌失措地走上台,一次次向观众鞠躬。 她说:“获奖我真的很震惊,一项事业不是一个人就能完成的,我只是站在这里的一个代表,很多为越剧做出贡献的人今天都不在场,我在这里鞠躬。”又是他们。” 一直以来她都把这个奖项颁给别人,今天她却获得了组委会颁发给她的大奖——戏剧与表演艺术白玉兰终身成就奖。 她应得的。

改革:越剧发展史上的里程碑

1942年的越剧改革是越剧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改革的发起人是袁学芬。 袁雪芬出生于浙江省嵊县农村。 她的父亲是一所乡村私立学校的教师。 11岁时,在母亲的支持下,生活所迫的袁雪芬瞒着父亲到邻村戏班学戏。 袁雪芬和她的姐妹们在遭到藤条和竹片的鞭打后,六个月后才登上舞台表演。 很快,袁雪芬名声大噪,独领风骚。

1938年,16岁的袁雪芬随剧团来到上海。 除了演戏,她还经常去看话剧、昆剧、京剧、沪剧、电影。 精彩的姐妹艺术开阔了她的视野,激发了她改革越剧的灵感。 有一次她在兰心大剧院观看话剧《文天祥》,深受感动。 1942年的上海,遭到日本侵略者的蹂躏。 话剧居然能在日本人眼皮子底下上演这么好的戏,为什么越剧就不能呢? 当时的越剧多为“屏戏”,即没有剧本,没有舞台布景,也没有规定的服装。 大师讲戏,演员讲述大体情节,演员在舞台上即兴表演。 有时候,台上台下说的话都很脏。 台后更是一片混乱,演职人员有说有笑,匪徒出入。 袁雪芬早已厌倦了这一切。 她觉得越剧要想像话剧,不仅剧内容要好,而且表演也要写实、自然,所以必须改革。

不久,好姐妹马章华去世了,袁雪芬悲痛万分。 再加上长期的辛苦工作,她染上了肺结核。 身心都受到伤害的袁雪芬愤怒地离开了舞台,回到了家乡。 休息了几个月后,上海几家剧院的老板邀请她演出。 她提出要求:“回去演出可以,但必须改革,应该像戏剧一样,有固定的剧本,有正式的舞台布景和服装,聘请导演,建立表演体系,用油”用来化妆的颜料。” 老板犯了一个错误:“这样的话,会增加很多开支,董事、董事的工资也发不出来。” 袁雪芬回答:“如果我演主角,我就从我的片酬里拿。” 就这样,袁雪芬回到了上海,拿出了自己工资的十分之九。 大莱剧院正在实现她的“改革梦”。

越剧知识问答选择题_越剧知识_越剧知识大全/

1953年,她饰演祝英台(左)。

一批年轻的知识分子被邀请加入袁雪芬的戏剧社,专门从事编舞、导演、舞蹈、音乐等工作。 改革期间上演的第一部剧目是《古庙伤魂》。 紧接着《雨夜一梦》《雪中独行者》《天地》《花木兰从军》《断肠》《香妃》《西厢记》 》、《琵琶记》、《难忘》等老剧目新创作、新编排陆续上演。 这些新剧反封建、抒发民族精神、渲染爱国主义。 袁雪芬带领学声剧团连夜排练,日夜演出两场。 她非常累,拿的钱也比其他剧团少。 不过,大家都愿意互相鼓励、互相支持。

在学习话剧和昆曲的过程中,袁雪芬越来越感到越剧原有的音乐和唱腔太差,无法表达人物的情感和性格,必须创作更多此类戏曲的曲调。 《香妃》排练时,有一场戏,她没有按照原唱、歌词来演。 反而是从胸口发出一声大哭,哭了很久。 台下的观众被她哭泣的声音所感动,无不泪流满面。 这首歌唱曲后来被定名为“吃调”。 后逐渐完善,成为越剧的主旋律。 “池调”的出现,带动了越剧中丝弦、流水等多种板式的出现。 音乐家刘儒曾评价:“昆剧有‘一戏兴一戏’之说,越剧亦有‘一曲兴一戏’之说。”

一切新事物在出现的初期总是有不同的声音。 越剧的改革自然也逃不过这个坎。 然而,这一改革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同行和观众的认可,越剧也逐渐形成了集编、导、舞、乐、美于一体的艺术体系,翻开了发展史上新的一页。

今天回忆起这次改革,袁学芬说:“除了一批锐意改革、勇于奉献的青年知识分子外,可以形象地说,昆剧和戏剧是越剧改革的保姆。” ”。

越剧知识_越剧知识问答选择题_越剧知识大全/

1977年,她饰演祥林嫂。

《祥林嫂》:越剧改革的巅峰之作

1946年初的一天,在舞台化妆室里,编剧南伟拿出一本杂志给袁雪芬看。 有一篇文章分析了鲁迅先生的小说《祝福》中的祥林嫂形象。 南薇逐句给她念《祝福》。 她深受感动,立即说道:“赶紧改编吧,我会演好。”

改编必须征得鲁迅夫人许广平的同意。 袁雪芬和南薇来到了许广平在霞飞坊的住处。 当听说《祝福》要搬上越剧舞台时,徐老师有些惊讶。 她说:“越剧的演员都是小姐姐,《祝福》里没有爱情,也没有好看的服装,观众想看吗?再说了,你现在看鲁迅的书,你会戴上‘红帽子’,你演鲁迅的作品,当局会同意吗?” 袁雪芬说:“只要有有意义的戏,我们都会演。我们改编《祝福》,是因为我们希望祥林嫂的命运消失在现实社会中。” 徐先生爽快地答应了。

一个多月后,《祥林嫂》上演。 演出前,袁雪芬特地安排了排练。 许广平先生还邀请了胡风、田汉、于令、欧阳予倩等文艺界人士前来观看。 第二天,上海各大报纸都刊登了演出的消息。 田汉先生和于岭先生还邀请袁雪芬到他们的住处,并对这部剧给予了热烈的赞扬。 没想到,《祥林嫂》的上映,竟然激怒了反动势力。 袁雪芬先后遭到迫害。 有人向她扔粪便袋,有人拿枪威胁她。 不得已,袁雪芬宣布:暂时告别舞台。 许广平先生得知后,非常愤怒,以笔名“荆松”在《文汇报》发表了题为《安慰袁雪芬》的文章。 徐先生写道:“暂时休息一下也没关系,中国需要你这个有灵魂的好女儿,人民需要你这个一心一意为大众服务的艺术家。你等着吧,很快大家都会站起来。”并敦促您恢复工作。” 重返舞台。”

1948年,越剧《祥林嫂》被拍成电影,在全国放映。 1949年,《祥林嫂》在第一届全国文化大会上受到赞扬。 回到上海后,分管上海文化工作的夏衍同志向袁学芬转达了周恩来同志的意见。 总理认为这部剧之所以受到好评,是因为在国统区改编鲁迅作品并不容易。 但该剧本身还有很多缺陷,他希望修改一下,以体现鲁迅原著的精神。 袁雪芬深受鼓舞,找到了鲁迅的作品,一一阅读。 1956年,《祥林嫂》进行了大修改,去掉了一些为了迎合观众而随意添加的线索,保留了鲁迅代表作的原貌。 1962年,《祥林嫂》再次修订,进一步揭示了夫权、宗权、政治权力、神力对祥林嫂心灵造成的伤害。 1977年,《祥林嫂》稍作修改,第四次演出。 从“文革”中走出来的袁雪芬,对祥林嫂的命运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当祥林嫂捐完门槛回来,以为自己有了重新做人的权利,想到自己所遭受的灾难,泪水夺眶而出,嘴角闪过一抹苦笑,眉毛。 祥林嫂的四个角色每次都不同。 她每次饰演的角色都更加符合角色,更接近原作的精神。 那么,袁雪芬满意吗? 不,她说:“还是有很多遗憾,很幸运能遇到祥林嫂这么好的人物,祥林嫂是一个值得用一生去塑造的艺术形象。”

过干净的生活

在旧中国,演员被称为“戏子”,任何人都可以欺负你。 1947年5月5日,《文汇报》发表给编辑的一封信:“越剧女演员,充满悲伤的话语”。 信中写道,我学戏时,是在班长和老师的控制下,随他们的高兴而去的。 有时候我一两年就学不会一部戏,挨打挨骂我就觉得都是你的错。 后台弹琴、打鼓、站在台上、穿大衣,他们也会用不同的方式欺负你。 如果你长得好看,他们就会很照顾你,把你当成玩物。 即使你出名了,嫉妒和破坏也会来摧毁你。 演员不仅要招待客人,还要向客人致敬。 可怜我们这些歌剧演员。 我们必须赡养我们的父母、兄弟姐妹,并购买服装。 怎样才能有钱送礼物呢? 信的结尾是:“我们这个小圈子里有很多卑鄙无耻的人,我们敢怒不敢言,请编辑先生公开这段话,我们很多姐妹都会感谢您的。” 最后落款:“一个小演员。”

这位“小演员”就是袁雪芬。 袁雪芬一生深受父亲的影响。 当时,她的父亲并不同意她学戏,希望她过上纯粹的生活。 来到上海后,诱惑有很多。 有的女演员当了干爹干妈,唱功堂堂,凭借实力一举成名。 袁雪芬不为所动。 相反,她穿绿布,吃素,打扮得像中年妇女,拒绝一切应酬。 有一年,宋美龄来到上海,想看袁雪芬的戏。 有人来约袁雪芬到宋美龄家演出。 袁雪芬说:“我在唐会从来不唱歌,大家想看我的戏,就到剧院来吧。” 1947年底,以袁雪芬为首的十位越剧姐妹演出了《山河情》。 没想到演出却被当局勒令停止。 当时,上海大亨杜月笙正在大厅庆祝生日,正在大厅里唱歌。 有人向袁雪芬建议:“去杜月笙那里开一场演唱会,然后请杜月笙去跟当局谈话,事情不就解决了吗?” “我不去。” 袁雪芬想都没想,一句话就把屋子堵了。 回去。

“文化大革命”期间,袁学芬受到批评500余次。 叛军要求她低头,她拒绝了。 当造反派要求她承认这个或那个时,她就会反驳他们。 这样,我们常常会遭受更大的苦难。 她被带走的那天,她的小儿子才18天。 当他被释放出牢房时,他的儿子已经7岁了。 回家那天,袁雪芬的母亲拉着孙子的手,指着袁雪芬说:“这是你妈妈。” 儿子冲到她身边哭道:“妈妈,我要死了,你是大反革命,我是小反革命。” 七年来,无论被打得多重,她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 她总是想,我不能死。 如果我死了,我将永远无法解释清楚。 中国不会永远掌握在他们手中。 这一刻,她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夺眶而出。

雨后,天空放晴。 如今,袁雪芬依然贫穷。 她没有车。 有公务时,单位会派车来接您。 我出去的时候,有时坐出租车,有时坐公交车。 有一次,她去上海大剧院看戏。 回来的时候打不到车,也没有直达的公交车,所以她就一路走回去。 曾几何时,好几个老板想送车给她,都被她拒绝了。 她说:“没有钱我感觉很轻,物质的东西对我没有吸引力。人应该尊重自己,爱自己,不要贬低和贬低自己。”

认真行事

与袁雪芬在20世纪40年代合作过的范瑞娟也是一位杰出的表演艺术家。 经历了十几年的风雨,说起袁雪芬,我仍然怀有无比的敬意。 在一次座谈会上,范瑞娟说:“雪芬姐妹有句名言:‘认真做事,过纯真的生活’。” 这句话正好概括了她的艺术之路,她行事认真负责,在她的带领下,后台一片寂静,她总是早到,化完妆就安静地坐在那里,我一开始并不知道她正在酝酿情绪,我还怪她冷漠,她演得很有感情,不仅感动了观众,也感动了台边的伴奏者。她在《破碎的心》中饰演唐慧娴时,钢琴大师玩的时候也哭了,她在舞台上气质很好,很有修养,这与她认真的表演和善于人物塑造是分不开的,也与她对待日常生活的认真态度有关。

“把戏搬上舞台”是袁雪芬常说的一句话。 每次她上台时,她总是在台后几米处开始走动。 在最初的几米里,观众看不见她。 一上台,她的脚步和肢体动作就变得非常自然。 1977年,袁雪芬遭受酷刑复出,第四次出演《祥林嫂》。 她身心俱伤,无法表演全场,只能表演后半场。 但她来并不是因为时间。 相反,她到达了开口处。 化好妆后,她在舞台边静静地观看了前半场的表演,融入了角色。 这样,场景就会被自然地接管,给观众一种不换演员的感觉。 每次表演,她总是化好妆后站着。 即使换场景、等场景,她也不会坐下。 她说:“表演的时候一定要全神贯注,每一分每一秒都融入角色。” 每演一场戏,袁雪芬都不只是忘记,而是总是想着还有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 袁雪芬经常观摩其他剧团的剧目,取长补短,运用到越剧中。 有一次我在上海市政府礼堂观看朝鲜代表团演出的戏剧。 剧中,在展现钢水奔涌的场面时,两股洪流从舞台两侧倾泻而下,十分壮观。 袁雪芬想起了《白蛇传》中“水漫金山”的场景。 如果用水袖来表达那就太好了。

一个好的演员就是从这些小事中成长起来的。

此心只为越剧

时间把这位轰轰烈烈的改革将军“压”成了一个年老体衰的老人。 但她跳动的心依然属于越剧。 袁雪芬现在还是上海越剧院的工作人员。 每当剧院有新剧排练时,她总是到场指导,剧院的重要事情也总是征求她的意见。 她说:“我永远不会退休,一辈子都为越剧工作。” 她的思维仍然很快,每天都看报纸和书籍。 85岁高龄的她,正在读一些难懂的戏剧理论书籍。 她说:“理论总是落后于实践的。而且,现在的理论很混乱,我想多读点书,看看别人是怎么说的。”

在越剧100年的历史中,袁雪芬已经走过了74个年头。 今天,在鲜花和掌声中,她没有沉醉。 她心里有两个希望。 二十年前,她写下一首诗:“忆往昔三千六百日,花经风雨考验,感叹柳絮随风落,但愿香雪争艳丽。” 袁雪芬的心思溢于言表。 她希望年轻人快点成长。 如今,这仍然是她最大的心愿。 她是一个眼睛里容不下任何沙子的人。 当她看到问题时,她会毫不留情地指出,有时甚至严厉地指出。 她到后台看到一些演员在吃饭,一些演员在编织,还有一些演员在开玩笑。 还有一些演员为了快速卸妆,只在脸上化妆,留下耳朵和脖子。 为了早点回家,有的演员在演出时脱掉戏服洗澡,换上自己的衣服,再换上角色服装,演出结束后脱掉戏服离开。 连基本的工作态度都没有了,哪来的责任感和事业心? 袁雪芬毫不留情地一一指出。 她在报纸上写了一篇文章,希望年轻演员培养责任感和事业感。 她说:“一个演员的气质是他平时在舞台上的思想境界、精神面貌、政治素质的必然反映。”

“演员只有在台下先做好人,才能在台上演得好。” 袁雪芬说,现在演员的条件很好。 有编剧和编剧,有讲剧的导演,还有作曲家和配音演员。 也正是因为如此,一些年轻演员迷失了自我。 过去一些优秀的演员,他们的身体、歌唱等都是自己设计的。 因此,在资深演员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人没有很好的艺术条件,但是却能够扬长避短,形成自己的特色和流派。 现在的演员应该提高自身修养,多演一些有利于社会进步的戏。 她说:“越剧的繁荣取决于很多因素,但人才是第一位的。”

如今,文艺体制改革正在全国范围内展开。 这是袁雪芬关心的第二件大事。 她说,中国地方戏曲有300多种,是我们民族的文化瑰宝。 在中华文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地方戏曲对人们文化、思想、道德的形成发挥了重要作用。 不识字的人搀扶着老人和小孩观看演出。 正是在这里,他们获得了最初的文化,听到了忠、爱国、孝等代代相传的故事。 但她无法理解的是,在很多地方出台的文化政策中,除了京剧、昆曲之外,所有西方艺术都受到保护。 她希望,在市场化的今天,我们仍然需要有各种政策来保护我们的民间戏曲。

高杰袁雪芬。 当一个人将自己的生活与事业融为一体,并把事业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时,这个人就值得受到社会的尊重和喜爱。 (本期照片祖仲仁提供)

■传记

越剧知识大全_越剧知识问答选择题_越剧知识/

1953年饰演崔莺莺

袁学芬,1922年3月26日出生,浙江省嵊县独山村人。 1933年7月,进入四季春学术班学习戏曲。 工青艺、归门旦,兼习绍兴大班、徽班武戏。 1936年首演,同年秋参与上海第一张女越剧唱片的录制。 她自1938年起一直在上海演出,被誉为越剧“新皇后”。 1949年7月,参加上海军管会文艺处举办的第一期地方戏剧研究班,并任表演科中队长。 1949年9月,参加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并出席10月1日开国大典。1950年4月,任华东越剧实验团团长。 1951年3月任华东戏曲研究所副所长。 1955年任上海越剧院院长。 1978年底,复任上海越剧院院长。 1979年参加全国人大代表团访问日本。 1985年退休,出任剧院名誉院长。 1995年起担任上海白玉兰戏剧奖评委会主任。 曾任第一、二、三、五、六、七、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五、六、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

■结果解释

袁雪芬的歌声旋律简单,节奏多变,情感真挚,韵味醇厚,委婉缠绵。 被誉为“元派”,由齐亚贤、张云霞、金彩凤、卢瑞英等一批越剧演员继承和发展。 抗战时期,她演出了表达爱国主义、歌颂民族气节的《花木兰从军》、《王昭君》等剧目。 1942年,越剧改革启动。 1946年5月,改编自鲁迅代表作《祝福》的《祥林嫂》首次搬上越剧舞台,被舆论称为“新越剧的里程碑”。 该剧于1948年拍成电影,1978年拍成宽银幕彩色电影。1947年8月联合义演《山河》和同年10月筱丹桂去世期间,袁学芬与并受到国民党当局和反动势力的迫害。 1950年初,拍摄彩色越剧电影《相思树》。 1952年参加全国首届戏曲观演大会并获荣誉奖。 1953年,与范瑞娟共同主演《梁山伯与祝英台》,成为我国第一部大型彩色戏曲电影,并于次年荣获国际电影节“音乐片奖”; 同年排演根据王实甫原著改编的《西厢记》。 ,成功塑造了崔莹莹这个角色。 1955年,缅甸总理吴努授予她金质奖章。 1986年随上海越剧团以“艺术总监”身份参加巴黎第十五届秋季艺术节,荣获荣誉奖章以及格茹堡、里昂维勒班特、勒阿弗尔市荣誉市民称号。 1989年荣获中国唱片总公司颁发的首届“金唱片奖”。 2003年12月获得文化部颁发的国家艺术终身成就奖——“表演艺术成就奖”。 2006年4月荣获“白玉兰剧院表演艺术终身成就奖”。

■回声

当今越剧风格的形成,与薛芬同志的创作是分不开的。 她对越剧的贡献是值得载入史册的。 我们要把她勇于改革的精神一代代传承下去。

——傅全祥(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

当我开始学戏的时候,一上台我就害怕。 袁老师鼓励我并指出我的问题。 同时,她也经常给我学习和锻炼的机会。 《西厢记》是袁老师的代表作。 有一次,周总理来看戏,她让我演崔莺莺。 那个时候,她自己也已经不年轻了。 为了训练我们,她放弃了舞台。 这是一种罕见而崇高的情感。

——金彩凤(著名越剧演员)

元姐是一个对自己要求非常高的人。 解放前,她用自己的工资改革越剧。 解放后,她多次降低工资。 “文革”结束后,她把所有积蓄都交了党费。

——张舒(解放日报高级记者)

■人物相册

越剧知识问答选择题_越剧知识大全_越剧知识/

1959年在青浦农村演出。

越剧知识问答选择题_越剧知识大全_越剧知识/

1979年拜访巴金(左一为袁雪芬)。

越剧知识大全_越剧知识_越剧知识问答选择题/

2005年上海越剧音乐会(前排右二)。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