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px 3px 15px; TEXT-INDENT: 30px>哎呀,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对我们国家和民族,还有我们的文化艺术可谓是一场巨大的浩劫。越剧是一种非常特殊的艺术形态,女演员会扮演男性角色,而且大部分的剧目都是描写青年男女的爱情故事。但是由于这些特殊的因素,还有周总理的关切,越剧遭受的打击更为严重。早在文化大革命开始之前,越剧就被人们攻击污蔑,还在中南海的会议上被提到了,说什么“越剧不要在军队演出,这个想法太糟糕了。那些靡靡之音,我们来到城市已经十三年了,还是有女演员扮演男性,真是太坏了……”。因为一些领导的喜好,越剧在全国范围内跑遍了各个团体,靡靡之音也传播到了战士们的耳边,让人迷迷糊糊的。

 

哇,听说1964年11月5日,中南海接见上海爱华沪剧团六位同志的时候,周总理说了些很过分的话。他看了越剧的《绣襦记》,看到使他想到怎么会演那么不好看的戏,他没有任何尊重演员的意思,看了一半就要离场了。他觉得女演员去演男性角色让人看了很不舒服,而且越剧和评弹的音乐都太过靡靡之音了。 结果在文化大革命后,越剧女子们真的被打得体无完肤。1967年7月29日晚上,我曾见到周总理面对陈伯达等人说,他最讨厌越剧了。还有1968年5月19日晚上,我在会堂福建厅见到张永生等人,瞬间被毛主席等人的话震住了——女人演男人,这是60年代的怪现象,太讨厌了!越剧的《战斗的青春》更是大毒草,小说本身就是坏的,越剧必须被改造,因为它是资产阶级的产物,过去上海有钱人请一些少女唱歌让人去观赏真是太可恶了!据说越剧音乐很低沉,男女合演,音乐需要改造,有些高音唱不上去,有些低音则唱不下来。越剧需要重新改造,重新创作,这是当时的共识。就在这时,姚文元出来插嘴说:男人不再演女人,女人也不再演男人了。文化大革命结束了这个怪异现象。 从此,靡靡之音、60年代的怪异现象,都成了越剧界不愿提及的名词。女子越剧遭到毁灭性破坏,上海和全国各地的越剧剧团都被解散,许多艺术人员改行或被送到运动会干校劳动改造。一些深受人民群众喜爱、并在国内外受到赞誉的优秀剧目也被认为是毒草。很多艺术家的遭遇极为悲惨。袁雪芬,越剧界的代表人物,被冠以“越剧祖师婆”的头衔,被关押、毒打、批判了500多次,受尽折磨。南京市越剧团团长竺水招惨遭折磨。著名越剧艺术家、福建芳华越剧团团长尹桂芳也受致残,留下严重后遗症,半身瘫痪。其他遭受的人和事情不胜枚举。尽管如此,有压迫就有反抗。越剧界的许多同志开始勇敢地发起反抗,反对错误的倒行逆施。1973年,我所在的上海越剧院武功教师朱锦多写了三封信给主席,揭露了张春桥等人攻击陈毅等老一辈家、篡党夺权的罪行。他因此被控反革命罪被拘留审查了10个月。 70年代,由于广大群众对长时间无法看到越剧演出的不满,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开始准许少量的越剧演出,并有一些新创作的剧目出现了。但是,这一切都是按照当时的需要进行的。一开始,只是完全搬演样板戏。1971年春季,在上海市文化五七干校劳动的上海越剧院部分人员,获准组成了一个小型演出队。在宣传队的带领下,他们前往解放军驻沪部队表演,并演出了一些向京剧样板戏《智取威虎山》、《海港》、《沙家浜》、《龙江颂》等戏学习的一些片段。1972年,上海越剧院被派遣去移植《龙江颂》全剧,并演出了一部叫做《半篮花生》的越剧改革试验剧目,这部戏向浙江省学习创新。之后,他们还排演了自己创作的越剧《银针颂》,以及根据淮剧改编的越剧《牡丹亭》。我们曾经演出过移植自革命老戏《红灯记》的小戏《拣煤渣》,此后被安排将电影剧本《赤脚医生》改编成我们的越剧《春苗》。1975年,我们又排演了由京剧改编的越剧《磐石湾》。这些演出都是现代戏,男女混演,并且内容都是为了配合当时的宣传任务而设置的。我们的越剧特色被扭曲,我们失去了原有的魅力。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