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的历史——————

越剧是浙江地方剧种之一。 曾被称为“小歌团”、“德杜班”、“绍兴文戏”。 起源于绍兴地区的嵊州、新昌地区。 遍布全国16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主要集中在浙江、上海、江苏等地。 1930年代末,绍兴是越国古都,故于1938年更名为“越剧”。

越剧最初是由民间艺术唱腔发展而来的。 落地唱是嵊州的一种民间艺术形式。 早期的曲调与佛教玄卷曲密切相关。 由清代咸丰十二年(1852年)嵊县西乡马塘村农民金其碧创办。 后来继续发展,演变为“音嘎调”,越剧形成后继续沿用。 从落地唱到越剧的发展可分为六个阶段。

1、小歌班(又称“杜班”戏台) 光绪三十年(1906年)清明节,嵊县东王村艺人高丙火、李石全、钱景松搭建了一座带门的临时戏台。村里香堂前的匾额。 ,穿上从农民那里借来的大布衫、竹花裙子,表演了《十片头》、《双金花》等。 这是歌手、书法家首次登上嵊县当地舞台。 始称“小歌书法团”,后为与绍兴大班(越剧)区别,简称“小歌团”。 此后,创作型歌手陆续登上舞台。 次年,十三个小歌团到各地演出。 光绪二十三年(1908年),小歌班分三路外迁:一是从新昌、余姚到宁波,向东北方向发展。 二是从东阳、诸暨到金华向西南发展。 三是自上虞、绍兴向西北流至杭嘉湖地区。 宣统二年(1901年),钱景松等小歌班进入杭州。

2、绍兴文戏男班舞台。 1961年以后,小歌团多次进入上海。 1920年,小歌班40余位艺人齐聚上海,演出《琵琶记》、《梁祝》、《碧玉钗》等。 》、《孟丽君》等反映女性命运的新剧目受到观众欢迎。从此,小歌班在上海站稳了脚跟。1923年,马朝水、王永春、叶勤芳、梅月楼在升平阁舞台单独组团,在大世界游乐园演出,首次挂起“绍兴文戏”牌子。“绍兴文戏”舞台最突出的一点是艺术家魏美朵等菜板胡(后改为平胡)和豆子伴奏(定弦一、五,称“正调”)在演唱中吸收了绍剧和余姚清腔武林腔的音乐元素,丰富了板式,创造了反板式、快板、清板、环阳调等。上海小歌班成立后,组建了第一支专职乐队,并尝试用丝弦乐器演奏“引子”和“过场”,后来又用丝弦来支撑旋律。 在演唱方面,吸收绍兴大坂的刀板、流水、二番等曲调,融入“音嘎调”,使原有的慢、中、中板、中盘、快板等唱法,初步形成了“音嘎调”。形成板腔风格。 音乐系统。 丝、弦乐器的伴奏原为板胡,后改为音乐较柔和的平胡、胡琴。 弦调为“1-5”,称为“正调”。 因此,绍兴文戏时期的男班又被称为“男班丝弦右调”。这一时期的演出还借鉴了绍剧、京剧的艺术特长,在剧目、服装等方面进行了改进。方面。 从演生活小剧到演古装大剧。 从此,男子组进入了黄金时期。

3、女子绍兴文戏舞台 1923年,在上海京剧《月儿戏》的影响下,升平阁戏台老板王金水委托艺术家金容水创办了首届女子文戏班。 经过短暂的培训后,她进入上海以“绍兴文戏”和“文凯女子艺术团”的名义演出。 1928年以后,涌现出一大批女子文工团。 由于女声音域与男声相差四到五度,制琴师王春荣根据女声情况,吸收京剧西皮的特点,将丝弦调至胡琴“6-3”,创作了适合女声的《四宫调》女子绍兴曲。 文戏台因此又称“四宫条台”。 第一个女团曾与男团艺术家同台流动演出。 这就是越剧史上的男女“混演”(在上海,以小白玉梅为代表的女奖就曾进行过男女“混演”)。 通过学习男剧团艺人的技艺,吸收绍兴大班等剧种的长处,第一批女演员在演唱和表演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其中史银花最为著名,被后人称为越剧“彩衫鼻祖”。 1929年,在嵊县黄泽成立第二女剧团金心戏班; 1930年以后,嵊县女剧团兴起,其中比较重要的就是群英戏。 1937年抗战前夕,女子班有近200个。 1938年1月起,女子绍兴文戏逐渐涌向上海。 据1939年9月统计,上海演出女子绍兴文戏的戏院有13个。 1938年秋,以“越剧”之名取代“女子文戏”中心,几乎所有著名演员都聚集于此。 这一时期,女性阶层已经完全取代了男性阶层。 女演员的艺术水平有所提高,涌现出一批有影响力的演员,如石银花、赵瑞华、王兴华、涂兴华、姚水娟、肖丹桂等。她常演的剧目以才子剧为主。 1942年,袁雪芬对达赖剧场发起改革,聘用达赖剧场。吕忠、韩毅、郑传健等担任编舞; 用脚本制作取代屏幕时间; 建立董事制度; 改革服装; 使用油彩妆; 改善舞台布景和灯光; 并丰富乐团的内容。 并与琴师合作创作了五、二调的气调,成为新越剧的基调。 演员们在表演中还吸收了昆剧和话剧表演艺术的长处,丰富和发展了越剧。

4、全面艺术改革阶段 1942年10月,袁雪芬在上海达赉剧院倡导越剧改革,打出了“新越剧”的旗帜。 1945年3月,以袁学芬、范瑞娟为团长的学声剧团正式成立。 其他剧团也纷纷进行改革。 这些改革活动导致了越剧的风格、表演体系的发展和面貌的重大变化。 一个重要的特点是,一些新的文艺工作者参与了改革活动。 1942年秋,袁学芬主张改革以来,从事“新越剧”的各剧团纷纷成立戏剧系,聘请新的文艺工作者担任编剧、导演、作曲、舞美等。 第一批参与改革的知识分子吸收了新文学、戏剧、电影的养分,为越剧引入了新的艺术理念和表现手法。 戏剧观文学方面,由剧本制改为剧本制,新剧目和改编传统剧目全部上演。 在舞台艺术上,废除了说书制度,建立了导演制度。 表演吸收戏剧、电影的表现手法,注重刻画人物性格和内心活动,同时也吸收和融合了昆剧和其他戏剧的手法。 音乐方面,设置了作曲职责,根据不同的内容和人物,设计创作了首部剧作的演唱和伴奏。 舞台美术方面,废除了手提箱制度和“保守制度”,根据剧情设计服装,采用油妆、灯光、特效、立体布景。

1946年5月,学声剧团在上海演出了根据鲁迅名著《祝福》改编的《祥林嫂》。 这是越剧改革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现阶段越剧改革取得了明显成效。 上海解放后,上海和四明山从事越剧改革的财团聚集在一起。 1950年4月,华东越剧实验团成立,直属华东文化部领导。 1951年,华东戏曲研究所成立,1954年,浙江越剧团正式成立。 在此期间,上海30多个专业越剧团、浙江70多个专业越剧团也不同程度地进行了人员、剧目、结构上的变动。

20世纪40年代,越剧形成了不同的艺术流派。 公认的艺术流派有六种:袁学芬的“袁派”。 主要师从王兴华。 她的演唱风格简单委婉,情感真挚。 表演者端庄冷静,注重表达真情,多塑造善良、温柔的女性形象。 。 傅全祥的“赋派”,她主要师从施银华和京剧艺术家程砚秋。 她的歌声跳跃起伏,表演活泼多彩,多塑造热情、痴情的女性形象。 齐亚贤的“齐派”源于“元派”,唱腔悠扬,表演自然大方,形象多为悲剧。 尹桂芳的《尹派》唱腔流畅深沉,表演优雅奔放,多塑造风流儒雅的书生形象。 范瑞娟的《范派》唱腔阳刚,性格圆润,表演栩栩如生,善于扮演耿直老实的男人。 徐玉兰的《徐派》唱腔华丽奔放,表演充满活力,善于刻画深情的士大夫和才子。 除了这六大公认流派之外,旦角的王文娟、卢瑞英、金彩凤、张云霞,小生角的卢金花、毕春芳,老生角的张桂凤、徐天红、吴小楼、尚方辰都具有独特的特点。 风格。

20世纪50年代,越剧创作了一批高质量的剧目,并通过剧目加工促进了编导、表演、音乐、舞美的全面提高。 在2017年首届全国戏曲观演大会上,《梁山伯与祝英台》《白蛇传》《西厢记》获奖。 上海越剧院成立于1955年。1956年,《祥林嫂》重新改编排演,恢复了鲁迅原作的精神。 1962年,该剧再次经过大加工、修改,成为一部思想与艺术完美结合的剧目。 1959年徐玉兰、王文娟主演的《红楼梦》,生动地塑造了贾宝玉、林黛玉的形象。 尹桂芳主演的《屈原》、《何文秀》、《老婆要老婆》,徐玉兰主演的《北方王》、《第十一个男人》,王文娟主演的《春香传奇》、《追鱼》,范瑞娟、付全祥主演的《孔雀东南飞》《李娃传奇》,姚水娟、金彩凤主演的《碧玉钗》,付全祥、卢金华主演的《情感控制》,《刘毅的故事》朱水照主演的《柳毅传奇》、范瑞娟、卢瑞英主演的《打金枝》等,在艺术上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平。 20世纪50年代初,全省文工团重组后,仍十分重视男女越剧合演的尝试,如《钱罗汉》、《志愿军未婚妻》、《秦香莲》等。以及其他戏剧; 1957年,浙江越剧第二团正式成立。 进行了更全面的探索; 尤其是现代生活的表达,通过《雪渡口》、《抢雨伞》、《金鹰》、《金沙江畔》、《奋斗的青春》等影响力较大的电视剧,热度中的男性得到了调和和提升。积累了一套表达方法。 上海在20世纪50年代初也开始尝试男女合演。 1952年,浙江在十个地方文工团的基础上,聚集了优秀的艺术骨干,成立了浙江越剧第一、第二团。1958年以后,上海一大批专业越剧团为各地越剧提供了支持。该国部分地区。 越剧成为遍布全国的重要剧团。 配备编剧、导演、作曲、舞美,实行导演制; 成立戏曲学校,培养越剧鉴赏能力。 1978年,全省有专业越剧团51个,1982年达到67个。 1980年,举办全省青年演员演出,涌现出一批优秀青年演员。 同年,举办全省“小百花”演出,涌现出一大批优秀青年越剧演员。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