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迷都喜欢拿傅全香跟程砚秋比,一点也不冤枉。毕竟,傅全香在悲情戏中的唱腔跟程派青衣的神韵颇有几分相似。说到1939年,傅全香还好意思夸赞自己是“越剧程砚秋”,然而心里却知道自己跟程师比还差了一个宇宙。那时候,他跟马樟花、袁雪芬、钱妙花在大来剧场开过演唱会,而程师则在更新舞台大展身手,可见两人地位之悬殊。不过,傅全香也不是一味地哀嚎自己不如程师,他还表示,自己非常敬佩程师的表演艺术,不学习他的绝技不行啊!
越剧知识扫盲:程砚秋,中国现代越剧艺术的创始人,上海越剧团的主要创办人之一,被誉为越剧的“元勋”。他的表演艺术风格雄奇豪放,唱腔铿锵有力,被誉为越剧“大夫唱”一代宗师。开垦越剧沃土的路上,傅全香和程砚秋的缘分可谓是秒杀《步步惊心》。因为他俩的剧场相隔很近,傅全香演唱完开锣戏,总是立马去看程师的表演。唯一的问题是程师的票价特别贵,傅全香是无论如何也买不起的。不过,他万万没想到,一次偶然机会竟带他进了程师的包间,看了一场《窦娥冤》。傅全香一向不怎么看京剧,但是程师的唱腔却让他瞬间沦陷。他越看越上瘾,尤其是程师那种高低起伏、轻重分明而且恰到好处的特殊唱法,看得傅全香简直是崇拜得五体投地。于是,他自发地开始模仿程师的唱腔,然而刚开始时嗓音实在是太难听了,高音太尖,低音太粗,跟程师根本没法比。傅全香说他就算高声唱,别人都说“你高起来戳得破天”,低声唱,大家也说“你低下去都能刨土”。当然,这并没有打击傅全香的热情,相反还让他对弹词老艺人徐云志的“调”更加着迷,他天天在无线电里练习这种让“字断音不断”的唱腔,终于开窍了!
越剧知识扫盲:弹词,是越剧中的一种唱腔形式,以口技、台词和唱调为主要表现手段。徐云志则是20世纪30年代越剧的一位著名弹词演员,他的唱腔留下了很多人难以忘怀的印象,也深深地影响了包括傅全香在内的越剧界后来的演员。傅全香说,他在越剧界算是颇有一手,因为他的唱腔具有独特风格:音质清透美妙、音域宽广、气息从容、转音自然;真假声交替应用天衣无缝,音量随心所欲,高低自如,每个音段顺畅而流畅,变化自如,表现力和塑造力都非常强。傅全香就是偶像剧的男主角,拥有音乐天赋又有演戏天赋,可谓完美无缺。而他的音乐技巧,就是从程砚秋那里学来的。在傅全香还是个毛头小伙子的时候,他因为偷偷去看了程师的戏而一发不可收拾地迷上了《程腔》。傅全香观察了程砚秋的唱法后,觉得非常好,就下定决心在学唱腔上模仿程师,结果终于学会了并加入了自己的风格,变成了现在这样的唱法。 越剧知识扫盲:小腔花腔是指越剧中常用的一种美声唱法,有高亢婉转,声音跳跃、流畅的特点。它的使用范围很广,可以被用于描述人物的性格、情绪和境遇,也可以用于表现飞扬跋扈的爱国情怀。相比于一般唱腔,小腔花腔更加运用空灵飘逸、声音变化多端的技巧,因此需要演员拥有极高的唱功。听说傅全香在越剧界可是异于常人的存在,因为他的唱腔有着独具匠心的风格。其声音清透婉转、音域极广,攀升或下降时完全不担心声线被拉扯得像面条一样。比如在《悼念周总理》这首曲子里,他轻易地驾驭了一个十度音程的大跳,直接就让观众竖起了一根雷达杆。而在《情探•阳告》中,他更是把“解冤情”三个字高声演唱,并跨越了整整十度的距离。由于他用的唱法跟程砚秋的相似度超高,所以他成了人们口中的“越剧程砚秋”,也有人称之为“越剧花腔女高音”的代表。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