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名家名段视频欣赏_越剧名家名段欣赏_名家越剧唱段/

表演场景。 前排右边的人是王文娟。

20世纪80年代初,我在北京大学哲学系美学教研室学习美学,假期时经常去叔叔茅以升家。 起初我只知道他是一位著名的科学家和桥梁专家。 进一步了解他后,我发现他也是一位红色专家。 当时他已经80多岁了,床头放着的《红楼梦》已经很旧了。 他说:这是一本每天晚上必读的书,他百读不厌。 他是江苏镇江人,但也非常喜欢浙江越剧。 “文革”后,他特别喜欢看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播放的越剧电影《红楼梦》。 他尤其对王文娟的歌声赞不绝口。 他问我:“你在上海戏剧学院工作,你认识王文娟吗?她多大了?” 什么? 林黛玉演的苏州姑娘真漂亮,真漂亮。”如今,毛老去世二十多年了,他大概没想到,“林妹妹”还能登上越剧的舞台。 90岁高龄,带领她的弟子们为喜爱她的观众表演了一首歌,让剧迷们有机会一睹王派艺术永恒的舞台风格。

今年初春,上海音像出版社有限公司策划主办了全明星版王文娟越剧专场《分享千里之外的婵娟》,非常有见地的想法。 这次演出是越剧史上的一件大事,也是中国戏曲史上的一个奇迹。 因为它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著名名人音乐会,而是一场独特的晚间演出,融合了20世纪50年代演出的几部有影响力的作品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名人。 许多歌剧很少公开演出,有些咏叹调几乎从未被人听到过。 幸运的是,王文娟能够把这些唱段和词语完整地整理出来。 这种挖掘、传承、复制具有抢救意义,有助于我们进一步理清王派艺术的来龙去脉,能够完整地展示王派艺术的精髓。 此次专场演出不仅回顾了王文娟的艺术生涯,也最大程度地还原了这些剧目上演时的魅力。 还可以让观众观赏到难得上演的经典越剧剧目,以及上海、浙江、福建越剧明星的精彩表演。 。 王文娟说:“这次专场演出不仅是我个人艺术的总结,也是对传统越剧节目的整理,我希望借此发掘失传多年的剧目,丰富越剧舞台。” ” 看完这场精致优雅的表演,我想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 《万里同行》是王文娟越剧表演的全明星特别版。 除在上海演出3场外,5月还将前往王文娟的家乡绍兴演出,并亮相江浙沪经典越剧展。 年轻时九十天归来的意义,故乡老枝花开,亦非同凡响。

王文娟不愧是永远的“林姐姐”。 她九十高龄登台演出,并继续在舞台上大放异彩,创下了歌剧史上的新纪录。 这位老艺术家至今在戏里戏外都闪烁着智慧和才华,在舞台上说唱,风采依然令人感动。 王文娟的《千里同行》给观众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惊喜,打造了耳目一新的王派唱法视听体验。 “千里同行”出自北宋诗人苏东坡的《水条歌头》,用来表达对远方亲友的思念和美好祝愿。 对于本次演出的主题曲,王文娟精心雕琢,对这句流传千古的歌词进行了艺术再创作。 她用传统越剧的唱法,诠释了一个越剧表演艺术家对这句温柔的宋词的理解,倾诉了自己的心声。 我许下了自己一个美好的心愿:“愿人长寿,共享万里之乐。”

“王派”是王文娟创立的越剧旦角流派,是越剧最具影响力的流派之一。 她的演唱最大的特点在于“以情感抒情”。 她的歌声在低音域具有丰富而柔和的音色,并且在关键诗句中,她还可以利用高音来突出诗句的高潮,从而形成强烈的色彩对比。 《万里同行》的表演依然强烈地呈现出王派演唱的艺术特色。 她的演唱以真声为主,一口气唱出了近20行歌词。 她在质朴中展现辉煌,在昂扬中展现真情,将歌唱的变化表现得细致而富有层次。

王文娟对舞台表演一丝不苟的态度感动了观众和演员们。 无论是在策划演出的会议室,还是在上海越剧院的排练厅,还是在家里的排练和讨论,还是舞台上的一举一动,一切都是精心设计的,她力求做到最好。让她的生活变得最好。 这次演出倾注了对越剧表演艺术的理解和感悟,力求完美。 这种敬业、执着的精神值得所有戏剧界同仁学习。

全明星版王(文娟)派越剧专场由王文娟亲自点播,展现了上海、浙江、福建越剧明星精湛的表演艺术,歌声轻柔、伤感、哀伤。 她首先请大弟子孟丽英唱《红娘来敲门》。 孟丽英一出现在舞台上,观众就忘记了她已经八十多岁了。 红娘的歌声和演技依然那么俏皮,活泼可爱,刀剑不老,足见王派艺术功底的直接传承。 王文娟与卢金花合作期间的代表作《晴雯之死》,是王文娟除林黛玉之外,最刻意塑造的悲剧女性角色。 这也是王派唱腔最早的代表作品之一。 这次由米永贤和黄辉表演。 米永娴是海宁越剧团的人,她的音质与王文娟相似。 晴雯的几段文字平淡纯粹,带着深沉的哀伤。 王文娟、徐玉兰的经典之作《梁祝·楼台相会》由李敏、钱慧丽演绎。 李敏的声音华丽、清亮动人,继承了王派的演唱风格,另有一优点。 1958年首演的王文娟的《则天皇帝》,受到郭沫若的高度评价,被赞为“有力、有分量”。 此次,王志平、吴群、辛亚勤等人登台表演了第八场演出。 王治平的歌声再现了“这个”泽天皇帝作为女性政治家的才华和风采。 王治平师从王派,地道正式,根据自己的嗓音条件有独特的表演。 陈晓红、吴凤华表演了《拜月:踩伞》,于建华演唱了《珍珠塔:哭泣的塔》。 他们还具有浓郁的王式韵味和栩栩如生的口音,给观众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这场演出的编舞和艺术呈现都很漂亮。

王牌艺术的永恒历史表明,越剧的鼎盛时期不仅是一个完美继承和传承的时代,也是一个积极发展和创新的时代。 越剧诞生110周年,王文娟已经经历了80年。 王文娟说:“我一生只做一件事,就足够了。” 其实,一个人一生要做好一件事谈何容易? 王文娟创立王派如此,其他著名戏剧家的成就亦如此。 (编辑:一品)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