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京报8月26日讯(通讯员 杨昌 张国梁)据中国之声《新闻有观点》报道,演出不到半年,新国风环保越剧《新龙门客栈》该剧的热度已经“出圈”,成为各大社交平台上的热门剧。 票务网站上的评分高达9.8。 上座率也从80%提升到100%,甚至出现“一票难求”的情况。 “小客栈,你真红”成为这段时间剧迷、粉丝最常说的一句话,而“新瓶装旧酒,好看又好吃”更是不少网友认同的剧评。

本期中国之声《新闻有观点》,我们采访了《新龙门客栈》的“95后”编剧孙玉玺,畅谈越剧的守正创新之道。

资讯时空艺术资讯_越剧资讯_资讯和资讯/

剧照(央视发布受访者提供图片)

“如果你能让自己开心,你也就能让观众开心。”

记者:《新龙门客栈》退出娱乐圈的过程是怎样的?

孙玉玺:说实话,我还是挺惊讶的,但也很高兴。 当几个大V开始转发的时候,大家都很兴奋,但没有人敢多问,也不敢多说。 我记得B组的女主角陈丽君给我发了一条信息。 她转圈的视频有数万次观看。 当时我就回复:陈老师,你很受欢迎。 然后陈丽君回复我说,红的不是我,而是我们的戏。 流行的是女子越剧。 随后她发了几个哭的表情包,表示自己好幸福,觉得大家的辛苦都白费了。 我当时很感动,因为我觉得我们要坚持做一件事,就是种下一颗种子,等待它开花。 这个过程并不容易。

资讯和资讯_越剧资讯_资讯时空艺术资讯/

剧场留言板上的观众留言(央视发来的受访者提供)

记者:《新龙门客栈》现已成为年轻人的社交货币。 这是您在创作剧本时精心设计的结果吗? 是否有某种程度的迎合成分?

孙玉玺:写剧本肯定会有设计,但都是常规设计。 可能是因为我是“95后”,所以我只考虑自己喜欢的事情。 如果能让我开心,也能让观众开心。 我感觉餐饮是不可能的。 我自己每天都是一样的。

记者:《新龙门客栈》有很多非常当代的东西,符合当代年轻人的审美和观影习惯。 传统越剧在退出娱乐圈的过程中,本身的意义或价值是什么?

孙玉玺:首先,越剧与其他剧种不同,它只有一百多年的历史。 此后虽然融入了很多新的东西,但其中仍然存在着歌剧发展的脉络。 越剧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善于学习和创新的剧种,因为它是这样发展起来的。

记者:在这部剧的年轻主创团队中,你是最年轻的,但你也掌握着这部剧的剧本。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孙玉玺:我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是编剧,因为在我的理解中,我认为编剧就是像田汉、曹禺以及电影《新龙门客栈》的原编剧这样的人。 它们赋予戏剧生命,凝聚人类想象力。 灵魂,然后用文学塑造生动的人物。 我们故事里的人物是何吉平老师塑造的。 我只是喜欢和大家一起玩,创造更多有趣、能带来快乐的东西。 虽然剧本是一部剧的基础,但我想,今天完成话剧创作时,主创之间的协作和尊重,以及主创团队和观众之间的沟通,会比我个人写的更重要。表达,所以我的工作定位主要负责为演员、创作者和观众提供能够激发他们想象力和快乐的素材。

越剧资讯_资讯时空艺术资讯_资讯和资讯/

孙玉玺(左)与何继平老师合影(央广网受访者提供)

“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放弃文学”

记者:您是如何进入越剧编剧领域的?

孙玉玺:确实有关系,因为我奶奶和我妈妈都是越剧演员,我也是学生,我是小学生。 小时候,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学戏曲。 学习戏曲的主要原因是我学习时讨厌做作业。 虽然成绩还不错,但除了作文以外,其他作业本都只有我一面。 我14岁那年进入戏剧学校。 临行前,妈妈告诉我,其他一切都会做好,但我必须记住一件事: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放弃文学。

后来进入编剧行业,有不幸也有幸运的成分。 不幸的是,在17岁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的身体状况不允许我再次成为一名演员,我必须另谋出路。 当我郁闷的时候,我想起了妈妈临行前对我说的话,就想我是否可以成为一名编剧。 幸运的是,我在转行的路上遇到了很多和蔼可亲、令人尊敬的老师。 他们给了我坚持这条道路的信心和勇气。

资讯时空艺术资讯_越剧资讯_资讯和资讯/

孙玉玺的祖母孙仲秋(央广网受访者提供)

记者:有没有经历过什么困难的时刻?

孙玉玺:我觉得现在非常困难。 因为时代在前进,有些东西是时代的产物,每个时代信息传播的方式也不一样。 过去,越剧是一种具有传播功能的大众媒体。 但今天如果媒体不报道,人们就不知道我们表现如何。

记者:您以后还会继续写越剧剧本吗? 或者你会写电影和电视剧吗?

孙玉玺:我喜欢文学或者语言,所以我经常想知道不同的词语在不同概念的人的头脑中会产生怎样的反应。 我很早就明白生命是有限的,所以我不喜欢给自己设限。 我会坚持并珍惜自己的能力,但我不会说我必须达到什么目标。 对我来说,就是珍惜当下的每一个机会,只要我觉得缘分来了,大家都幸福就可以了。

“创作不应该胆怯,但必须谨慎”

记者:《新龙门客栈》的影视制作被很多80后、90后人视为童年记忆。 甚至经典台词都可以背下来,而且要在传统戏剧的框架内进行创作。 ,你在创作过程中是否有点受限?

孙玉玺:我们德高望重的老师给了我们很大的创作空间和自由。 尤其是在传统戏剧领域,自由创新仍然是困难的,因为有很多东西需要我们坚持。 其实一开始我的创作是有点胆怯的。 这种胆怯和谨慎是有区别的。 谨慎其实是一种从工作开始的创作态度,但胆怯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 我觉得我们应该谨慎一点,比如要把剧的脉络、特点理清楚。

越剧资讯_资讯时空艺术资讯_资讯和资讯/

《新龙门客栈》剧照(央视发布受访者提供)

记者:你找到出路了吗? 或者《新龙门客栈》中的这种现象能否再次重演?

孙玉玺:对于越剧来说,我们肯定可以找到一些路径。 我们还有很多经验可以总结,然后才能无限接近。 也许我们不能说我们能创造出“爆款”,但至少观众会高兴。 不过,对于传统戏剧的一般范畴,我特别害怕大家会照搬某种模式,因为戏剧的这条出路必须从自身戏剧类型的特点出发。 如今,这部剧可以加入到脱口秀节目中,实现更多的跨界。 由于是越剧类型,基础薄弱。 但如果昆剧也用脱口秀来逗观众,那就成了另外一个门类了。 关键是要保持自己戏剧的基因和语境。

越剧资讯_资讯时空艺术资讯_资讯和资讯/

主要主创合影(央视采访受访者提供)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