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年初本来是剧团最忙的时候,但受疫情影响,演出大幅减少,很多剧团都解散了。” 近几个月来,浙江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学生陈家荣、胡梦雨等人与浙中“草队”开始交往。 他们的研究发现,目前民营剧团的现状并不乐观。 “很多小剧团因为剧目过时、市场压力大而消失了。”

陈家荣,浙江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民间戏剧研究团队带头人。 去年9月以来,通过线上线下的走访和调研,《城镇化进程中浙中民间剧团生存现状研究》研究工作连日来已初步形成。 报告。 陈家荣表示,今后,他们将继续深入调研,并将范围扩大到全省,全面了解各地民营剧团情况,形成问题和建议综合报告。

经常被草根艺术家留下深刻的印象

浙江是戏曲大省,各地都有特色戏曲,其中浙中部以婺剧为代表。 浙江也是全国民营影院市场最发达的地区。 20世纪80年代,私人剧团蓬勃发展。 1982年,金华市私营剧团数量达到554个,经过近40年的积累和发展,目前私营剧团数量已达200个左右。

研究团队由来自浙江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的五名研究生和一名本科生组成。 他们此前曾参加过校园婺剧、婺剧讲座、浙江婺剧培训等活动。 他们课后分头作业,足迹遍及金华市、武义、缙云、磐安、临海等地,走访金华联谊婺剧团、浦江乱弹研究会、缙云碧林越剧团、丽芳婺剧团等多家民营企业剧团等 剧团,涉及婺剧、越剧、乱弹等剧种。

在此期间,他们与很多从业者进行了深入的交谈,常常被这些草根艺术家的坚持和认真所感动。 武义卓英武团团长吴英波今年28岁。 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二胡专业。 他对中国传统音乐很感兴趣,决定回到武夷经营一个私人剧团。 他成立了一个40多人的小剧团,做起了小生意。 名声。

26岁的黄岩小梅花越剧团团长,机械工程专业,因为对戏曲文化的热爱,回到黄岩创办了剧团。 缙云县碧林越剧团已运营30多年,在当地赢得了良好的声誉。 “艺术家之家”的朱云祥老师是金华老一代婺剧表演艺术家,《二十分可乐》中的林阿姨。 七十多岁的她依然热爱婺剧,活跃在戏曲教学和电视舞台上。

民营剧团的发展困境

调查发现,浙中地区民营剧团普遍面临高素质人才和资金缺乏、演出质量下降、传播方式单一、受众群体狭窄等困难。 注册资本大多在10万元至20万元之间,最高的为100万元,最低的不足1万元。 规模普遍较小,抗风险能力较弱。 演员老龄化严重,年轻演员多以替身演员为主。 缺乏完善的再培训机制,多采用以旧换新的方式。 活生生的传承和人才培养成为发展瓶颈。

据调查,只有20%的剧团拥有自己固定的排练场地。 大多数剧团会在淡季进行密集排练,场地不固定。 乡村文化礼堂、露天公园等成为人们最常去的地方。 浦江乱弹研究会文工团负责人表示,由于没有固定排练场地,遇到雨雪天气,设备、衣物运输困难,排练效果也受到影响。

民间剧团演出较多,但仍存在大规模剧目创作少、剧目单调、音乐简单化等倾向。 小型剧团往往聘请不起专业教师来编写剧本和排练剧本。 除了一些经典的婺剧剧目外,很多民间剧团还会根据其他大型剧团的录像资料排演剧目,或者移植其他剧种的剧目。

金小五剧团团长戴丽华说,他们没有年假,一般正月初一就出去演出,一连演出三四天。 平时承接晚会和个人节目表演,或表演具有婺剧元素的流行歌舞表演,以及《治五水》等主题演出。

那么,城镇化背景下,民营剧团该怎么办? 课题组提出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和建议,比如调动话剧协会等社会组织的力量,鼓励创作适合农村演出的剧本,提高新型传播方式的运用,利用晚会、节庆活动通过互联网进行立体化、综合性的演出。 地点公示等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