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说过一个选秀节目叫“越女争锋”,是源于越剧百年历史的品牌之一。这个节目一面备受瞩目,一面也一直存在争议。据说该节目的收视率曾经在上海击败了超级女声。但是呢,也因为将男演员排除在外,受到了戏迷的批评。更有越剧迷因为喜欢的选手没有晋级,竟然骂哭了时任评委的白燕升。这个节目已经开播了7年,虽然争议不断,但是却广受欢迎。目前,第三季“越女争锋”正在央视戏曲频道播出,各组别的十佳还未产生,更多的疑问和话题已经涌上了前来。看到这张图片我不禁想到一个话题:寻找“峰”。在这45位进入专业组决赛的选手当中,竟然没有来自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任何一位选手,这真是让我感到十分惊讶。而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可是当今最具有话题性和票房号召力的剧团之一,茅威涛也是著名的越剧名家。难道这些年来最为活跃的院团居然没有一人进入这个决赛?这让不少越剧迷都产生了疑问。据我所知,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副团长冯洁向外解释,说越女争锋比赛的报名条件非常严格,比如只有30岁以下的选手可以报名,国家一级演员和文华奖获得者不能报名等等。但是浙江小百花越剧团认为能代表他们水准的选手都没有资格参加比赛,而那些符合报名标准的选手的水准似乎还不够好。最后,他们只能选择放弃比赛。但是他们派出了几位年轻漂亮的演员协助央视拍摄宣传片,来为这次比赛助阵。 除此之外,地方县级越剧院团也面临着角色好,演员留不住的问题。像绍兴县小百花越剧艺术传习中心、上虞市公共文化服务中心、桐庐越剧传习中心、宁海县越剧团和余杭小百花越剧艺术中心等,都不断有好演员被外界挖走,这样一来,留给地方院团的时间去培养和打造新的好演员就越来越少了。从这篇文章中可以看出,很多人其实并不了解中国的越剧院团,甚至至今没有听说过一些去京演出的越剧院团,比如台州市越剧团、嵊州市越剧团、诸暨市文化艺术中心、乐清市越剧团等等。这些地县级院团也参加了这次越女争锋比赛,而在45位进入专业组决赛的选手中,这些院团中有好几位选手都榜上有名。然而,在参加冠军之夜的选手中,来自杭州越剧院和上海越剧艺术传习所的演员占据了半壁江山。地县级院团中,只有绍兴县小百花越剧艺术传习中心有两人入围,其中一人还是上一届的十佳选手再次参赛。其他院团几乎全都落败,甚至连越剧的发源地嵊州越剧团也没能幸免。尽管当地嵊州越剧艺术学校曾经培养出白雪、李玲玉等跨界明星,但是有潜力的毕业生恐怕已经被上海和杭州等地的院团相中,很难留在当地。我认为,相对于一些其它比赛,像是“青京赛”金奖选手直接进入“青研班”深造,这个“越女争锋”还缺少了后续的人才培养机制来作为保障。在这个比赛中,我们演员几乎都是通过这个平台在越剧迷中混个脸熟,之后回到各自的院团会得到领导多一些的垂青,拥有比同龄人更多的排戏和登台机会,但仅此而已,缺少了在理论和实践双重层面的提升。我也看到,前两季“越女争锋”的获奖选手虽然现在很多已经成为各自院团的主演,但是离剧种领军人物的距离还很远。在之前的获奖选手中,名声最大的应该是现在在上海越剧院工作的李旭丹。但是,她的走红更多的则是依赖参与了其它电视综艺节目和商演等机会。换句话说,我个人认为我们需要筑起一个更高的“峰”,才能保证越女们有稳定和坚实的后续路径和人才培养机制:不能让他们的后劲不足。在我看来,越剧的一些比赛和选秀应该考虑到更多未来人才的培养和发展。有一些比赛缺乏后续的人才培养机制作为保障,比如像“越女争锋”。相比较,“青京赛”则能够让金奖选手直接进入“青研班”继续深造。另外,我觉得,有些越剧院团和选秀需要更多地关注到剧种及演员的理论和实践双重层面的提升,不能只是在舞台上混个脸熟就结束了。比如,我们可以借鉴“青京赛”,让获奖选手能够得到流派名家一对一指点并提供进一步的深造机会。在越剧的重镇上海,也许上海戏剧学院可以利用地理优势,为获奖选手提供更多发展和流派传承的机会。这样,我们的比赛就能够发挥更多的功能,不仅仅局限于电视选秀的层面。我认为,我们需要更多地关注到未来人才的培养和发展,让他们能够更好地延续越剧这一传统艺术。

作者 admin